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文史>“國歡寺”寺名來歷以訛傳訛何時休?

    “國歡寺”寺名來歷以訛傳訛何時休?

      莆田市涵江區國歡鎮塘西村有一座創建于唐代的佛寺,名叫“國歡寺”,今人編造事實說:“后梁開平元年(907)閩王王審知長孫王昶出世(生)舉國同歡,因此命名該寺為“國歡寺”,現將有關以訛傳訛的“產物”引錄如下:

      (一)1991年1月中國華僑出版公司出版的《涵江紀勝》“國歡寺”條說:“后梁開平元年(907),奏請賜額,適閩王王審知以孫王昶出生,因名國歡寺。”

      (二)1991年4月政協福建莆田縣委員會編的《莆田地名薈萃》“國歡寺”條記:“后梁開國之年(公元907)報請朝廷賜額立名,時值閩王審知之孫昶出生,遂賜匾命名‘國歡寺’,寓王孫出世舉國同歡之意。”

      《壺山采璞》書里有篇題為《千年古剎——國歡寺》文中講:“后梁開平元年(907)奏請朝廷賜匾,適閩王王審的長孫王昶出生,遂賜名國歡寺,寓王孫出世,舉國同歡之意。”

      1993年(第二集)《涵江區文史資料》里收有一篇題為《涵江古文化村——黃巷》文中道:“后梁開平元年(907)奏請賜額,適閩王王審知以孫王昶出生,因名國歡寺。”

      1993年(第二集)《涵江區文史資料》有篇題為《千年古剎——國歡寺》述:“唐亡。后梁開平元年(907年),奏請朝廷賜匾立名,時值閩王王審知孫王昶出生,遂賜匾命名‘國歡寺’,寓王孫出世,舉國同歡之意。”

      1996年廈門大學出版社出版的《莆田歷史文化研究》里收有題為《國歡》其中云:“后梁開平元年(907),報請朝廷賜額,適閩王王審知長孫王昶生,遂賜名‘國歡寺’,寓王孫出世,舉國同歡之意。”

      1997年方志出社版出版的《涵江區志》第708頁‘國歡寺’條講:“后梁開平元年(907)奏請朝廷賜匾,適閩王王審知長孫王昶出生,因名國歡寺,寓王孫出世,舉國同歡之意。”(筆者按:“《涵江區志》第725頁又講:后梁開平四年(910)閩王王審知長孫昶出生”均屬連續錯誤)。

      2001年方志出版社出版的《莆田市志》第2473頁“國歡寺”條謂:“后梁開平元年(907),奏請朝廷賜匾。適閩王王審知長孫王昶出生,因名國歡寺,寓王孫出世,舉國同歡之意。”

      2011年中國文史出版社出版的《莆田二十四景》有篇題目是《古囊列巘》其中講:“后梁開平元年(907年),奏請朝廷賜額,適逢閩王王審知長孫昶出生,遂賜名‘國歡寺’,寓意王孫出世,舉國同歡。”

      筆者以大量的資料證據和實物(文物)證據,來否定編造者有意編造的,國歡寺寺名是因“王昶出生舉國同歡”說,現主要分6點,一一反駁如下:

      王昶出生于“后梁開平元年”

      反駁的理由證據:1981年在王審知墓出土墓志,一為王審知墓志,即《威武軍節度使閩王墓志銘》、一為其夫人墓志,即《尚賢夫人墓志銘》這二方墓志銘并無刻記王繼鵬(王昶)的生年。查《二十五史人名大辭典》、《二十六史大辭典·人物卷》、《中國人名大辭典·歷史人物卷》、《中國歷史大辭典·隋唐五代史卷》、《中國歷代帝王年號手冊》、《中國歷代宰相傳略》以及皇帝專著《中國歷代帝王錄》、《中國歷代帝王志》、《中國帝王辭典》、《中國皇帝全傳》等王昶的生卒年均作(?—939)。可證:王昶的生年是一個未知數。

      為了慎重起見,再查《舊五代史·僭偽列傳》、《新五代史·閩世家》、《十國紀年·閩史》、《十國春秋·閩太祖世家》以及《閩國史事編年》等史書、資料也無法得知王繼鵬(王昶)的出生是哪年?說實在的,閩國共歷6帝,除閩太祖王審知的生年知道以外,其他5帝即:王審知長子閩嗣王王延翰;王審知次子閩惠宗王延鈞(王鏻);王審知次孫閩康宗王繼鵬(王昶);王審知第九子閩景宗王延曦(王曦);王審知第十一子閩天德帝王延政他們的生年問題,經閩國史專家學者們多年的深入研究,至今5帝生年全部無法獲知。一句話:所謂王繼鵬(王昶)出生于后梁開平元年(907)沒有任何古籍志書等作為依據。此說純屬好事者有意編造歷史事實而已。這種治學作風是絕不可取的。

      王昶是閩王王審知的“長孫”

      反駁的理由證據:閩王王審知的次子(第二子)王鏻,原名延鈞,字表率。長興四年(933)稱帝改元龍啟,斯時始改自己的名為“鏻”。

      王審知次媳婦即王延鈞(鏻)原配夫人就是燕國明惠夫人劉氏名華,字德秀,南平王劉隱次女(第二女)。

      真實的歷史往往是埋在土里的,1965年福州郊區新店公社戰坂大隊社員筑路時,出土一方高155.5厘米,寬97厘米的王審知次媳婦大墓志,長興元年(930)刻,即現藏福建省博物院的《唐故燕國明惠夫人彭城劉氏墓志》其中刻記:“夫人有令子四人,女二人,長子(第一子)曰:繼嚴,檢校尚書戶部員外郎……;次(第二子)曰:繼鵬,泉州軍州副使……;次(第三子)曰:繼韜,監察御史……;次(第四子)曰:繼恭,試大理評事……。”王昶原名繼鵬,是王延鈞(王鏻)的次子(第二子)。長子(第一子)是繼嚴。因此可以肯定地說:王昶是王審知的次孫。不是王審知的長孫。因為有出土的《墓志》為證。

      哪位官員“奏請朝廷賜匾(額)”

      反駁的理由證據:既沒有拿出史料或資料記載“奏請朝廷賜匾”的根據。也沒有奏請者的姓名是誰?同時亦沒有舉出有關的實物(文物)作為佐證。因而“奏請朝廷賜匾”之說完全是虛構的,是以憑空想象取代歷史事實。   

      明惠夫人“12歲時已生王昶”

      反駁的理由證據:長興元年(930)所刻《燕國明惠夫人墓志》其中刻記:“(明惠夫人)年二十有二,適于瑯琊王氏閩王,即忠懿王(王審知)之令嗣也,……享年三十有四。長興元年(930)龍集庚寅春三月寢疾,至五月一日,終于府宅之堂。”貞明五年(919)嫁給王審知次子王延鈞(王鏻)為妻。

      明惠夫人(劉華)開平元年(907)生王繼鵬(王昶),時年明惠夫人(劉華)是12歲,十月懷胎嗎,明慧夫人(劉華)應是11歲結婚。王繼鵬(王昶)還有一個哥哥名叫王繼嚴,就以哥哥王繼嚴大王繼鵬(王昶)1歲算,明惠夫人應是10歲生王繼嚴,十月懷胎,明惠夫人應是9歲結婚。

      按現在通俗的話說,明惠夫人(劉華)12歲時她還未發育,她怎么能生孩子當媽媽呢?實令正常的人捧腹大笑不已……

      可證:王繼鵬(王昶)出生于后梁開平元年(907),是編造的“事實”。

      王審知孫王昶生“舉國同歡”

      反駁的理由依據:

      (1)《中國歷代帝王志》“王延鈞(王鏻)”條記:“在位期間迷信鬼神,用薛文杰做國計使,大肆搜刮,縱情揮霍,統治階級內部也相互殘殺。先有王延稟(王審知養子)的反叛,后有從子王繼圖謀反。后唐清泰二年(935)被其子王繼鵬(王昶)所殺。”

      ( 2)《中國帝王辭典》“王延鈞(王鏻)”條記:“他迷信道教鬼神之說,任用佞臣薛文杰,大肆搜刮,縱情揮霍,殘害臣民,政局紊亂,先有王延稟之叛,后有從子王繼圖謀反,最后被其子王繼鵬(王昶)所殺死。

      至此,真相大白:王延鈞(王鏻)“大肆搜刮,縱情揮霍”;造成“先有王延稟之叛,后有王繼圖謀反”;“殘害臣民,政局紊亂”給廣大勞動人民帶來精神上的痛苦與不安,老百姓過著水深火熱的貧困生活,怨聲載道。整個閩國(福建)時局動蕩不定,當時的真實歷史是:閩國的老百姓對王延鈞(王鏻)的黑暗統治,刻骨仇恨,恨之入骨,王延鈞(王鏻)之子王繼鵬(王昶)出生(世)老百姓怎么會“舉國同歡”呢?

      王昶出生比墓志記“晚5年”

      2010年元月1日國歡寺掛有一塊牌《籌建福建莆田涵江國歡寺緣起》其中介紹說:“五代閩王審知之子延鈞稱帝之后,報請朝延(廷)賜額,時正永和年(935),閩帝有子(王昶)出生,遂賜匾命‘國歡寺’,寓帝子(王昶)出生舉國同歡之意。”

      永和年號僅存在一年,永和元年(935)。文中介紹說:“時正永和年(935)閩帝(王延鈞)有子王繼鵬(王昶)出生,遂賜匾命‘國歡寺’,寓帝子王繼鵬(王昶)出生舉國同歡之意。”

      反駁的理由證據:王繼鵬(王昶)出生于永和元年(935)絕對不是歷史事實。1965年在福州新店公社戰坂大隊出土—方王繼鵬(王昶)的親生母親的墓志即《明惠夫人墓志銘》刻有:“長子曰繼嚴,檢校尚書……;次(第二子)曰繼鵬(王昶)泉州軍州副使……。”此《明惠夫人墓志銘》是長興元年(930)七月二十一日所刻的,其中就刻有“繼鵬(王昶)的名字了。這有力地佐證:王繼鵬(王昶)早在長興元年(930)就出生于世了。王繼鵬(王昶)怎么會出生于永和元年(935)呢?真是可笑到了極點。

      簡言之,以上6點反駁的理由證據強有力地證實:國歡寺寺名的來歷與王繼鵬(王昶)的出生沒有絲毫的關系。

      那么,國歡寺寺名到底是怎么來的呢?具有權威性的福建省志《閩書·方域志·興化府·莆田縣》明確記載:“國歡院(寺),曰‘國歡’者,王審知延師于此故名。”這就是國歡寺寺名的真正來歷也。

      莆田是著名的“文獻名邦”,應該要實事求是撰寫考古文章或歷史文章,千萬不要撰寫沒有依據的編造文章,這對地方史研究是有百害而無一益。“文物要鑒定”,“文史要考證”連記錄莆田地方真實歷史的《莆田市志》亦參加以訛傳訛的行列。“國歡寺”寺名來歷以訛傳訛何時休?!             (林青松)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fjptwhw@163.com   聯系QQ:935877638

    国产V片在线播放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