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藝術>壺山魂

    壺山魂

      □吳清華

      有人說壺山是一座死火山,多少億年前,它曾經噴發著地球用體溫熔化成的巖漿,烈焰沖天,青煙滾滾。而今天,我依然覺得,它是一座生命充盈的山,一座我精神家園里的活火山。

      1973年夏天的一個黃昏,我在壺山腳下的一個瓦屋參差的村落里開始了生命的起點。我的家門對壺山,每天早上,打開門,第一眼見到的就是壺山。也許,就在我出生不久的某一天,爸爸或媽媽抱著我出門,我的眼睛一斜,無意中就看見南面的壺山。也許,就在那不經意一瞥間,壺山便在我幼小生命的血脈里開始流動了。

      童年的多少個寂寞的日子花開花落,我站在許多個日子的花蕊之中出神地凝望門前的壺山。冬天,北風像一群流落他鄉的孤兒,涌向這片平原的每個角落,壺山在北風中兀然矗立,把冷冷的風擁入自己的懷里,給它們以南國大地溫暖的懷抱;夏日,天空的白云愁緒滿懷,幽然飄過,壺山請她們駐足而憩,聽她們吟一些詩,歌幾首曲,以舒她們鄉思之愁;春季,傷心的雨淚眼盈眶,壺山讓她們趴在自己的肩上哭泣,聽她們訴說感傷的往事,任淚水灑落自己的脊背;秋來了,月圓了,夜深了,風停了,壺山沐浴在清冷月色中,把平原上善良的人們的夢一個個洗得纖塵不染。

      直到后來,我長大了,長大到有一天能登上他的脊背,我才發現,原來,站在山頂,自己也可以是一幅風景;原來,站在山頂,也可以看到遠處的大海;原來,站在山頂,風的聲音是那么悅耳,天空的云朵和我那么親近。

      我曾在壺山腳下的一個學校里度過了六年時光,在許多個長長短短肥肥瘦瘦的日子里,壺山默默地伴著我的孤燈夜雨。失敗了教我堅強,進步了囑我勿躁,高興時與我同歌,傷心時聽我悲吟。記得在臨近高考的一般時間里,我的精神壓力特別大,整個人被壓得喘不過氣來,幾近崩潰,整天心荒意亂,心臟幾乎要蹦出胸口。有天夜里睡不著覺,我披衣坐于走廊。那天月色清瑩,大地在月光下輕輕呼吸。眼前的壺山,沉浸在一片圣潔的朦朧的光暈里。一片乳白的云霧正從山后輕輕涌過山尖,隨即籠罩了整個山頂。不久云霧散去,壺山在一片黛墨色的天底下,顯得更加圣潔。

      看著眼前的壺山,我頓有所悟:等到云消霧散,天空依然會是藍色的。之后的日子,我放下思想包袱,坦然地面對學習中遇到的困難,精神漸漸恢復了平靜。

      終于有一天,我張開了那雙稚嫩的翅膀,從山腳下起飛,我看見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看見壺山在我身后漸漸遠去,漸漸消失在我視野,最后和地平線融為一體。

      可是,外面的世界也很無奈。我又一次折翅落地,最后拖著血淋淋的翅膀再次回到壺山腳下時,它張開雙臂擁抱了我,它以寬闊胸懷給以我家一樣的溫暖。那么,我的生命是否再一次承受了壺山母性的溫存呢?

      我一次次地望著它,默默地問:我的路在何方?

      它依舊無言,依舊昂著頭,依舊那樣從容篤定地,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終于,我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春天,失魂落魄地登上山頂。

      我看見大地蒼茫陽光普照,萬物生生不息,煥發著勃勃生機。我看見前方的大海在歲月的浸漬中依舊奔騰;我看見蘭溪如墨,在大地的宣紙上書寫著蒼勁雄渾的字;我看見風在天地間倏來倏去,低吟淺唱那關于時間的故事。我一向以為離它那么近的天空,依然那么高遠,而原本那么大的河流湖泊,卻是那么渺小。

      原來,壺山用自己的高度鋪墊了我看世界的另一個角度。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fjptwhw@163.com   聯系QQ:935877638

    国产V片在线播放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