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文化>方言化的網絡流行語

    方言化的網絡流行語

      □林亦兒

      流行語作為一種詞匯現象,反映了一個國家、一個地區在一個時期人們普遍關注的問題和事物。而網絡流行語則是伴隨著互聯網的發展而興起的一種語言形式,有許多不同的組合形式,例如中英文、字母、標點、符號……今天,我想探討的是,方言在網絡流行語中廣為應用,其成因是什么?

      首先得明確方言的概念。漢語方言俗稱地方話,是通行于一定的區域,局部地區人們使用的語言,它在語音、詞匯、語法結構上具有一套完整系統,能夠滿足本地區社會交際的需要。在我看來,方言進入網絡流行語體系主要體現在語音和詞匯兩個方面。

      語音方面,如:“藍瘦,香菇”——難受,想哭。廣西南寧小伙失戀語錄讓這句話徹底火了。而這就是“n、l”不分鬧出的笑話。“n、l”同為舌尖中音,可“n”是鼻音,而“l”是邊音;又如“雨女無瓜”——與你無關。少時的游樂王子還真是毀童年。這是“i、ü ”沒念清晰惹的禍。“i、ü ”同為高元音和前元音,但“i”為不圓唇元音,而“ü ”為圓唇元音;再如“雷猴”——你好。廣東話中對“ao、ou”的區分不明確。這樣可愛的讀法是由于發音時舌位的變化沒有由低到高而是由半高到高所致的。

      詞匯方面,如:“滾犢子”——東北方言,意為對方對你很生氣,不希望你在他身邊出現。在網絡中調侃突出,常是打趣時的口頭禪;又如“撩”——客家方言,原意為掀起、撩動的意思,網絡用語引申為挑逗、撩撥的意思,通常與“撩妹”聯系在一起;又如“槑[mei]”--陜西、山東日照和江蘇沐陽方言,槑松、槑得很的說法,常被用來開玩笑說別人呆。

      了解了部分網絡流行語的由來,那回歸最初的疑惑:方言進入網絡用語體系的原因有哪些呢?我覺得主要有三。首先是語言經濟的原則。經濟原則是語言學中被普遍認可的重要的語言原則,它指人們在語言交際過程中趨向于選擇比較簡單、省力且具有有效的表達結果的語言表達方式。在這里,漢語方言迎合了網絡用戶趨簡避繁的群眾心理。例如我們常使用的諧音方式、合音方式,能一定程度上減少用戶打字的時間,也促進交流的時效性。比如,福建南平話“醬紫”就比原意“這樣子”少了一個字。何況,輸入法已將這個詞語錄入系統,側面促進了網友們使用方言。

      其次是方言本身的特性。方言作為一種地域文化載體,是一個地方的“活化石”,其具有獨特的凝聚感情、增進交流的特殊作用。同時,在其特有的地域環境的熏陶下,方言顯現出與普通話不同的張力與生命力。各個地域生動活潑、俏皮潑辣的不同個性在方言上得到了戲劇化的展示。比如,東北大哥口中的“扎心了,老鐵(哥們)”有種強烈的豪爽氣概;臺灣軟妹口中的“造啦(知道啦)”則是甜美俏皮的風格;北京大爺口中的“胡同口兒、老炮兒”,那是一股地地道道的京味;而我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莆田人,在問候別人時脫口而出的是“滴嚇嘛了唄?(你吃飯了嗎?)”,則是一種親切熟悉的家鄉的味道。因此,方言作為承載著許多漂泊游子與家鄉唯一的紐帶,在網絡流行語中廣為流傳也不足為奇。

      其三是網絡平臺的搭建。正因為網絡平臺的構建,讓你足不出戶,便可和世界交流。這也為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在互動過程中展示本土方言提供了一個契機。四面八方交織化的交流,使得各地方言并不只是在墻內暗自芬芳,而是在網絡大平臺上爭奇斗艷。在不斷被提升的過程中,大浪淘沙,使具有代表性、趣味性的方言被廣為采納,成為了新晉網絡流行語。

      一方水土孕育一隅方言。當下,有一小部分人認為說家鄉方言是一種上不了臺面的表現,恨不得自己的語言中少了那些方言詞。我認為,我們為了交流方便,使用普通話,為了緊跟時代,使用新名詞,但因此而舍棄方言,是一種得不償失。從古文到白話文,從書面語到網絡用語,從方言到普通話,每一次語言的更迭,都是一次文化的變遷和時代的痕跡。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fjptwhw@163.com   聯系QQ:935877638

    国产V片在线播放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