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藝術>梅洋的風

    梅洋的風

      □鄧建庭

    1.jpg

      江春霖故居在萩蘆梅洋村。梅洋村原名“梅陽”,村莊四周皆山,中有一洋平坦地,陽光照映如梅花,故名梅陽,后稱梅洋。說到梅洋,首先想到的就是江春霖故居,然后才是梅洋的茶。

      距上一次參觀江春霖故居,已經有六年了。2015年參觀時,故居沒有什么布置,故居前的那尊江春霖石像那時就已經有了。再上一次,大約是2008年,那是我第一次遇見梅洋村江氏大厝“百廿間大厝”。

      江氏大厝為明清江南民居風格的三進七開間懸山式土木結構,始建于清乾隆嘉慶年間,至今有200多年歷史。剛開始也只有幾間,經過一代代擴建,據說現在不止120間。大厝的外大埕被一堵石徹的圍墻圍住,大埕有口古井。很多古民居大埕是純紅磚鋪砌,江氏大厝的紅磚埕中央有一片大約十平米的青石鋪成的埕。

      戴兄說這是江春霖用來曬書和官袍用的,可見江春霖對書和官位的崇敬之心。山里人戴兄對莆田文化以及書法、茶都很有研究,他是梅洋村的女婿,對江春霖的事跡很熟悉。他是個熱心人,空閑時會客串江春霖故居講解員,傳播莆田文化。他的講解幽默、生動,孩子們聽得特別認真,還不時地和“戴導”互動。

      “大門洞”有副對聯,上書“源從濟水,派衍淮陽”,點出江家源自河南。莆田很多人的祖先就是從中原河南遷徙而來。進入“大門洞”,就是內埕、大門、天井、廳堂以及有序排開的各個房間,江氏祖輩原來就聚居于此。大門上懸掛“文魁”匾額,是江春霖父親江希濂當年鄉試第一名而得到的彰揚。再進去看到的“進士”匾額,是江春霖于光緒二十年中進士獲授。江氏后代出過很多文化人。

      在江春霖故居,偶遇一位八九十歲的老婆婆,老婆婆說,她的爺爺和江春霖是兄弟,言語之間透著自豪。她指著安放在墻角的一塊無字石碑說,江春霖曾經想給其嬸娘立碑,以彰表嬸娘之品格,無奈嬸娘不同意,所以就留下了這塊無字之碑。

      這幾年,江氏大厝內很多房間作了修繕,布置成不同主題的展室,裝上了射燈。有的房間陳列民俗用品,有的布置了古琴、書法,有的布置成科舉考生考試號房。更多的房間墻上掛上了關于江春霖一生的故事,還有歷代御史等莆田名人事跡等,盡顯御史之風、廉政文化和莆田“文獻名邦”底蘊。展館里關于江春霖故事的畫作,是陳國華大師以油畫的形式創作的。我認識陳國華大師多年了,他有一顆赤子之心,用畫筆描繪媽祖文化以及家鄉莆田,滿滿的鄉愁。

      江春霖于光緒三十年(1904)任江南道監察御史,不久改任新疆道監察御史。他還歷任遼沈、河南、四川諸道監察御史,前后任御史一職六年。江春霖一身正氣、剛正不阿、嫉惡如仇、不畏權貴,被贊譽為“清朝御史第一人”。在御史任上,他經常彈劾王公貴戚,還列舉了袁世凱十二條罪狀。

      據說江春霖有一次在上朝時當眾向慈禧進諫,勸慈禧不要用洋人的胭脂花粉。他說那里頭的有毒成份有害身體,而且上朝涂脂擦粉會被人背后議論,有失體統和威儀。令人意外的是,慈禧沒有發怒,反而傳宮娥端水當眾洗臉。經驗證清水一盆,說明沒有擦脂抹粉,是“天生麗質”。據說慈禧上朝不施脂粉,只在寢宮保養。

      宣統二年,江春霖因彈劾慶親王等,受到打擊報復,被誣以“妄言亂政,有妨大局,信口雌黃,意在沽名”,并被降職。他因此憤然辭官,歸隱故里。江春霖歸隱后次年,袁世凱竊取辛亥革命果實,想征召江春霖進京為官,以利用其聲望收買人心。江春霖不為所動,并故意蓄發、穿起道士袍,以示不同流合污。

      江春霖清貧一生。在京都為官時,他夫人以農事養家。辭官后最大的家當,就是十幾箱書籍。歸隱后,江春霖帶領村民興修水利,修復梧塘古海堤、倡建萩蘆大橋、修復萩蘆古驛道等。萩蘆大橋頭的御史亭,就是后人為紀念江御史而修建。

      為官,能夠保持清正廉潔,必將精神永傳;在任上或者離任后,能堅持為民辦實事,世世代代必將感其恩德,贊其公益德行。江春霖如此,蔡襄亦是;東甲古堤之光如此,東圳水庫精神亦是。

      大厝右側閣樓有一處江春霖讀書處。江春霖20歲時成為縣學里的學生,六年里,每年的定期考試中,他五次獲得第一名。光緒十七年(1891)年中了舉人、光緒二十年(1894)年中進士。

      “雪貌冰姿冷不侵,早將白水自明心。任教移向金盆里,半點塵埃未許侵”,江春霖以水仙花詠志,始終做到一生慎獨、潔身自好。

      江春霖墓就在與大厝相望的對面半山腰,之間就是茶園。從出生的大厝,直到最后的歸宿,江春霖的一生可謂清風徐徐,其流傳到后世的精神,散發著淡淡的茶香。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fjptwhw@163.com   聯系QQ:935877638

    国产V片在线播放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