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人物>奏響生物化學交響樂 ——記歸僑院士、我國免疫化學創始者劉思職

    奏響生物化學交響樂 ——記歸僑院士、我國免疫化學創始者劉思職

    1.jpg

      劉思職(1904-1983年),福建仙游人,美國歸僑,著名生物化學家、免疫化學家。曾任美國堪薩斯大學助理教授、美國科學榮譽學會榮譽會員、上海大夏大學講師,北京協和醫學院講師、副教授,北京大學理學院教授,北平臨時大學藥學系教授兼輔仁大學教授、天津河北醫學院教授、哈爾濱醫科大學教授及中國科學院專門委員,北京醫學院教授兼生物化學教研室主任、中國科學院研究員,中國生理科學會理事長,《中國生理學雜志》主編。中國科學院院士。免疫化學的創始人之一。

      岳父相助  留學美國

      1904年3月15日,劉思職出生于福建省仙游縣鯉城鎮城內街的一個書香門第,行二。父親曾當過清朝小吏和教師,極重視子女教育,將六位兒子都送進學校讀書。也因供子讀書,耗資過大,家道中落。父親正值壯年去世,大哥劉思聰前往馬來西亞經商,供弟弟繼續升學。

      劉思職在家鄉讀完初中后,于1919年北上福州,進入福建公立公業專門學校(今福建工程學院前身)讀書,1921年畢業。1921年,考入在廈門大學化學系,學業優異。1924年,轉學到由廈門大學離校師生新籌辦的上海大夏大學化學系,于1925年畢業,獲學士學位。

      1925年,劉思職得岳父相助,自費出國留學,入美國西南大學化學系,1926年畢業獲理學碩士學位,緊接著又進入美國堪薩斯大學攻讀物理化學博士,同時兼任該系助理教授。1928年,劉思職以自己的科研成就,成為美國科學榮譽學會榮譽會員。

      1929年,劉思職以優異成績通過博士論文答辯,獲哲學博士學位。學成之后,立即回國,前往上海,執教于母校大夏大學。翌年,赴北京協和醫學院就任講師。

      變性學說  奠基之功

      在北京協和醫學院,劉思職開始了與福建老鄉吳憲(1893-1959年)的長期合作。吳憲,福州人,生物化學家、營養學家、醫學教育家。中央研究院第一屆院士。1912年,吳憲赴美入麻省理工學院攻讀造船工程,后改習化學,1916年獲理學土學位后留校任助教,1917年被哈佛大學醫學院生物化學系錄取為研究生,1919年獲博士學位,1920年回國任北京協和醫學院生物化學系任教。

      在北京協和醫學院,劉思職除從事生物化學和免疫化學教學外,他大部分時間是作為中國卓越的生物化學家吳憲教授的助手,在吳憲實驗室從事生物化學和免疫化學研究。他在吳憲教授直接指導下進行蛋白質變性的實驗研究。

      20世紀30年代,世界對蛋白質的變性的機制尚未清楚。劉思職作為助手,參與吳究研究蛋白質變性。1929年8月,吳憲在美國波士頓舉行的第13屆國際生理學大會上,宣讀了根據一系列實驗總結得出的“蛋白質變性學說”,獲得了高度評價。而奠定這一變性學說的科學實驗,主要由劉思職等助手所完成。實驗證明,蛋白質的變性是蛋白質分子從折疊變為舒展,這一理論得到了以后更多的實驗結果的證實,至今仍為國際生物化學界所公認。

      免疫化學  創始之人

      1934年8月,劉思職到德國威廉凱撒皇家研究院細胞生理系進修,在著名生物化學家0.H.瓦爾堡的實驗室開展科學研究。1935年6月結束在德國深造,又轉往英國劍橋大學摩丁諾研究所進修。1935年歲末結束進修后,即回國繼續服務于北京協和醫學院服務。

      回國后,劉思職主要研究免疫化學及蛋白質變性,如抗原抗體復合物的解離及提純等。當時,抗原-抗體間的反應只是靠肉眼定性,對抗體的化學本質也所知甚少。劉思職在吳憲領導下,創造性地用化學定量方法研究抗原-抗體沉淀反應,分析了免疫沉淀物中的抗原抗體比例,并定量回收抗體,純化抗體。在此基礎上,劉思職研究了免疫沉淀物的溶解度和沉淀曲線,同時注射兩種不同抗原時抗體的生成反應等,成為免疫化學的創始人之一。他用大量實驗證明:用不同抗原同時注射時,產生的抗體各為獨立而不相混淆的物質。以甲醇低溫處理免疫血清獲得一種堿性球蛋白,并證明其為抗體蛋白。以后他一直繼續這一領域的研究,20世紀50年代以后,研究低級抗體的性質和代謝、激素對抗體代謝的影響、強弱不同抗原在體內的代謝率,抗體生成機制以及氨代謝的研究等。在國內外雜志上先后發表了40余篇論著。

      劉思職和吳憲等,創造性地運用化學平衡的原理和方法,開展免疫學中抗原抗體的研究,取得了一連串成果,劉思職也由此成為國際上免疫化學先驅者之一。

      著名生物化學家、原中國協和醫學院生物化學教研室主任王世中教授,在一篇紀念吳憲教授百年誕辰的文章中曾有這樣的記載寫道:“20世紀20年代至40年代,在他與劉思職等先后在國內外期刊發表了數十篇有關免疫化學的論文,其水平之高足能與當時歐美的免化論文相媲美。有的內容還屬于當時國際首創……”。據不完全統計,1928年-1942年間,吳憲與他的同事先后發表了27篇有關免疫化學的學術論文,其中劉思職參與的有10篇。

      拒不南撤  迎接解放

      1941年12月,太平洋戰爭爆發,日軍隨即占領并強行關閉了北京協和醫學院,吳憲輾轉去了美國。劉思職于1942年執教于北京大學。

      1945年8月15日日軍投降,9月國家教育部下令解散偽北京大學、偽中央大學和偽交通大學,頒布《淪陷區專科以上學校學生、畢業生甄審辦法》,并于10月中旬,在北平、天津、上海、南京設立臨時大學補習班,令原淪陷區在校生先補習再進行考試,至于已畢業的學生則需補交論文以及蔣中正所著的《中國之命運》閱讀心得報告,經審核通過方獲合格證書。劉思職任北平臨時大學藥學系教授。

      1946年,劉思職任北京大學醫學院教授,同是兼任輔仁大學教授。

      1949年,作為優秀的生物化學家,教育部下令其立即南撤,劉思職堅決不允,當局派人登門送來他一家撤退南方的飛機票,他冒著風險毅然留在北平。后來,他曾回憶了當初抉擇:“北京解放前夕,為了動員我走,他們送來了飛機票,但我深信我的事業在祖國。使生物化學這門學科根植中華、根深葉茂是我的夙愿,我愿為此竭盡全力。我毅然留了下來,迎接北京的解放!”

      1949年10月,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劉思職滿懷激情,在擔任北京大學醫學院教授、輔仁大學兼職教授的同時,于1950年再兼任天津河北醫學院教授、哈爾濱醫科大學教授,同時還擔任中國科學院專門委員。

      1952年,全國高等學校院系調整,北京大學醫學院脫離北京大學,獨立建院并更名為北京醫學院,直屬中央人民政府衛生部領導,劉思職任北京醫學院一級教授、生物化學教研室主任,同時繼續兼任輔仁大學、天津河北醫學院、哈爾濱醫科大學教授和中國科學院專門委員。

      夙愿終了  填補空白

      劉思職任職北京協和醫學院之初,學校使用的教材全部都是英文本。他和吳憲教授都深感要推動生物化學在中國的發展,必應使用中國的文字表達生化名詞和教材。吳憲曾嘗試用中文寫出生物化學實驗講義,遭到協和醫學院外籍女教務長的反對。

      抗日戰爭勝利后,劉思職又組織部分生物化學學者著手編纂中文生物化學名詞,但遭到當時協和醫學院生物化學系主任、原燕京大學外籍教授竇維廉,即W.H.阿道夫的反對,劉思職忍痛半途而廢。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讓劉思職多年心愿有了實現的機會。

      1950年年初,劉思職開始編譯生物化學有關名詞,完成了一部比較系統的《生物化學名詞草案》并正式出版。該草案不久為全國所采用,統一了全國的生物化學名詞,并給以后的生物化學教科書的編寫出版創造了良好的條件。

      1951年年初,劉思職又與北京醫學院生化教研組的張昌穎、丁延介、王世中、李玉瑞等幾位同事擬定了中文的生物化學教科書的內容提要,定名為《生物化學大綱》,獲衛生部教材編審會通過后開始編寫。劉思職自己寫了緒論、糖、脂、蛋白質代謝及能代謝等章節,其他章節由各位教授分擔。1954年劉思職主編的《生物化學大綱》出版,1957年修訂出第二版。

      這是中國第一部自編的中文生物化學教科書,全書70萬字,改變過去科技教科書完全照搬外國教材的慣例,具有中國自己的特色。尤其是在緒論中介紹了中國古代在釀酒發酵、營養及臟器治療等方面的成就;介紹了中國著名生物化學家吳憲在臨床化學、蛋白質化學、特別是蛋白質變性學說及免疫化學方面的對世界的卓越貢獻。在營養學等章節中,修正了中國成人蛋白質等營養成分的需要量;按照中國的膳食習慣,列出中國人民日常食用的幾種混合蛋白質的生理價值。

      1964年,經衛生部評估,《生物化學大綱》作為高等醫藥院校試用教科書出版,定名《生物化學》一直沿用到1978年,為培養中國生化科技人才做出了重要貢獻。

      1950年冬,劉思職為華北軍區衛生部在職干部業余夜校,編寫了《生物化學講義》。該講義的第三版于1965年出版,為新中國成立初期普及生物化學基礎知識起了重要作用。

      院士教授  科研終身

    2.jpg

      《劉思職教授學術思想研討會論文集》封面

      1956年,劉思職當選中國科學院生物學部委員(院士),在仍任北京醫學院教授、生物化學教研室主任的同時,兼任中國醫學科學院研究員,還曾任中國生理科學會理事長、《中國生理學雜志》主編。

      無論擔任何職,劉思職始終堅持在科學研究第一線。他通過反復試驗,撰寫了重要的學術論文《低級抗體的免疫學性質》,證明抗結晶雞蛋清清蛋白及抗結晶馬血清清蛋白的家兔血清各含有多種“同種異質”抗體分子;每種抗體分子都能以不同比例與相應的抗原結成溶解度各異的免疫沉淀物;還發現少數家兔用結晶雞蛋清清蛋白注射后,其血清球蛋白的含量雖然顯著增加,但均為未能與抗原起可見沉淀反應的“非特異性球蛋白”。

      早在1955年,劉思職領導的北京醫學院生物化學教研室,就制定了一個在國際上尚未有人涉獵的科研高地:蛋白質的生物合成,建立了電泳、層析等先進的生物化學實驗技術。20世紀60年代,劉思職擬訂了以“抗體的生物合成”為突破口的科研計劃,并將自己的科研設想和見解,撰寫成文《抗體的性質及生產機制》,發表于1963年的《生物科學進展》,引起了國內外學界的重視。

      與之同時,劉思職啟動了“核酸在遺傳信息傳遞中作用”的研究,想從免疫動物淋巴細胞中提取 DNA引入另一未經免疫的同系動物中,希冀獲得抗體生成性能的轉移,借以證明DNA→mRNA→抗體蛋白質的生物合成這一通路。不幸的是,這一研究起步不久,就因“文化大革命”而暫停,劉思職為之抱憾終身。

      改革開放后,年邁的劉思職迎來了又一個科學的春天,1978年再度出任北京醫學院生物化學教研室主任,當時他體弱多病且手足偏癱,仍扶杖上班,埋首于實驗室。即使在最后病臥床榻,仍躺在床上指導助手和研究生。

      1983年8月18日,劉思職病逝于北京。

      劉思職育有三女一男,皆為大學知名教授。孫輩、曾孫輩也出了多位海內外學界名流。莆田僑鄉時報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fjptwhw@163.com   聯系QQ:935877638

    国产V片在线播放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