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文史>一張偉人請柬背后的故事

    一張偉人請柬背后的故事

      □陳元山

    1.jpg

      陳玉樹老家所在鄉村

    2.jpg3.jpg

    4.jpg

      七十年前的國慶節前夕,在北京參加全國首屆老根據地代表大會的福建省莆田縣的代表,時任常太區莒溪鄉鄉長的陳玉樹收到了一張不尋常的請柬,開國領袖毛澤東主席邀請陳玉樹和其他與會代表一道參加九月三十日在中南海懷仁堂舉行慶祝建國兩周年招待會。他和眾多的與會代表一樣深感驚喜和激動。作為莆田縣唯一的老區代表,在福州集中和會議期間就先后參加了張鼎丞、陳毅組織的座談會和宴席,國慶節那天還要在觀禮臺上觀看解放軍大閱兵和首都群眾大游行。獲此殊榮,讓他心情久久難以平靜。這背后的故事就是他在黨的領導下投身革命,為廣大貧苦百姓翻身求解放而堅持二十年斗爭不動搖的真實寫照。

      陳玉樹,一九〇六年出生在常太鎮莒溪溪北村一個家徒四壁的貧苦人家。少時的聰明與勤奮好學,使他有幸先后考上城里礪青學堂和集美師范繼續讀書。在艱辛的求學過程中,他接受了新文化新思想的熏陶,為以后投身革命斗爭奠定了思想基礎。一九三○年初,他就追隨中共地下黨員鄭金照和吳成祖,在家鄉積極參與組建莒溪紅色農會的活動并擔任新成立的紅色農會主席。一九三一年初,中共莆田中心縣委書記王于潔同志親自到莒溪指導革命活動并建立了中共上莒地下黨支部。陳玉樹、陳紫來、陳天梅作為紅色農會的骨干被首批吸收加入黨組織。之后不久陳玉樹擔任了支部書記。從此,莒溪的地下革命斗爭成為常太革命根據地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在這塊紅色土地上留下光榮的記憶和一串串不平凡的故事!

      只要是黨的決定,就必須堅決執行。上世紀三十年代初期,莆田的地下革命斗爭逐漸高漲,中共上莒地下黨承擔了更多對敵斗爭的任務。一九三二年初陳玉樹受命以鄉親介紹入伍為借口,秘密打入仙游興泰山區林靖偽民軍中從事兵變工作。因該部有許多士兵是出身貧苦的莒溪鄉親,具備有利條件。當兵變順利開展時,該部突然被國民黨部隊繳械收編,后來只好奉命返回莒溪。

      一九三二年五月的一天,陳玉樹和陳天梅兩人受命連夜趕到坑洋宮集中。會同常太其他游擊隊員一道前往東照東西會襲擊當地的惡霸黃某某,為被其捕殺的地下黨報仇,并當場把所得財物分發給貧苦群眾。行動中得知該惡霸的兒子黃亭春是他在礪青學堂的同學,但此時革命的利益高于一切,任務必須堅決完成。

      一九三三年四五月間,又是一個青黃不接,貧苦百姓忍饑挨餓度日如年的季節,陳玉樹受命參加鄭金照組織的劫富濟貧行動,先后在常太的黨城、頂坑、坑洋、洋邊等地打土豪惡霸,開倉放糧,深受百姓的歡迎。周邊的一些土豪富戶聞此風聲,也害怕了。便自動捐些糧食給本村的百姓,以免受到游擊隊的打擊。

      一九三四年的五月底,陳玉樹又受命參加游擊隊領導人潘濤在龍橋村秘密召開的組織“打狗團”,嚴懲叛徒內奸的會議。爾后隨同潘濤同志先后在城郊、黃石和涵江等地執行“打狗”任務,共半個多月。有力打擊了一批叛徒內奸的囂張氣焰,使一些變節者或消聲滅跡或外逃另謀出路。莆田的地下革命斗爭又活躍起來了!

      只要事關貧苦百姓的利益,就要堅決斗爭不退卻。上世紀三十年代初,國民黨反動政權開始在廣大農村推行保甲制度,加緊對貧苦百姓的剝削壓迫。各種名目繁多的苛捐雜稅加重了群眾的負擔。中共上莒地下黨支部深入發動農會骨干開展有組織有步驟的抗捐抗糧抗稅的斗爭。

      當時莒溪各村都有常太偽區公所培植或指定的在當地有勢力的代理人,代收各種捐稅,有鴉片(煙苗)稅、蔗糖稅等。另有一批被稱為二地主的代理人專門為住在城里的地主富戶收繳田租。為此,陳玉樹帶領地下黨和其他農會骨干找上門與這些代理人進行有理有節的斗爭。發動貧苦百姓拒交各種不合理的捐稅租金糧食。抗戰期間,有兩三個村的地主富戶拒不行國民黨當局已經同意的二五減租減息政策。陳玉樹就帶領農會骨干向這些地主富戶宣傳我黨統一戰線的方針政策,開展面對面的斗爭。并通過一些開明人士一道做工作,使二五減租減息政策在這些村得到較好的落實。

      當時莒溪有兩個村建有土法制糖的蔗鋪。一到冬季蔗鋪開榨的季節,常太偽區公所的稅警就來了。吃拿卡要,敲詐勒索,蔗農們恨得要命。一九四七年冬在下莒橋頭蔗鋪,陳玉樹帶領一批農會骨干痛打了這些無惡不作的稅警,從此以后,常太偽區公所的稅警再也不敢到莒溪作惡了。

      發動群眾反抓丁既是貧苦百姓最擁護的事,也是當時的一項斗爭任務。常太偽區公所規定,農戶家有兩兄弟的必須出一丁去國民黨部隊當兵。逃避者以壯丁費或糧食相抵。一九四七年底,陳玉樹支持其妹夫,時任溪北村白皮紅心的保長涂文光,帶領村民公開捆綁痛打下鄉抓壯丁的偽區警,圍觀的百姓齊聲助陣。這事件轟動全莒溪,大滅敵人之威風。一九四八年下半年,隨著國民黨軍隊在戰場上的損兵折將,節節敗退。常太偽區公所又開始瘋狂亂抓丁。許多家中有青壯年的貧苦家庭,人心惶惶,苦不堪言。出現部分青年人自殘右手食指逃避壯丁的現象。陳玉樹和地下黨研究了反抓丁的對策。采取做好當地開明人士的思想疏通工作,給偽保長施加壓力,減少出丁任務;通過莒溪籍的偽區警掌握抓丁信息。及時在莒溪各村路口、山頭敲鑼示警,通知青壯年上山躲避。這樣一來,偽區警在莒溪就很少抓到壯丁了。貧苦百姓對地下黨就更加擁護和支持了。

      只要莆田早日得解放,就是再苦再累也甘愿。一九四六年十一月,原閩中游擊隊領導人羅迎祥奉命從北方返莆領導武裝斗爭。不久后到達莒溪與陳玉樹等地下黨取得聯系。從這以后,閩中地下黨的同志就頻繁往返莒溪指導革命斗爭。

      一九四七年七月,閩中游擊縱隊(又稱戴云縱隊)在南安、德化等地與敵戰斗(史稱戴云山戰斗)失利后,部分被打散的游擊隊員二十多人由黃國璋林汝楠帶隊經仙游鐘山鄉的湖亭村、頂壁院村撤退路過莒溪時,陳玉樹接獲消息后立即發動黨員骨干捐糧捐衣,燒水做飯連夜送到指定地點。爾后又和其他黨員一起帶路,掩護他們轉移至華亭龜山寺山區休整。

      一九四九年五月,解放大軍向福建進軍的消息極大鼓舞了莆田廣大人民群眾的革命斗爭熱情。莒溪地下黨根據上級指示精神,積極主動地開展了一些有影響的活動。他們通過各種關系寫信動員在偽政權或其他機構中任職的鄉親棄暗投明或辭職返鄉參加革命工作。陳玉樹兩次寫密信給本村在臺中農學院任教的涂元渠先生,促成他攜愛人金珍君(中共地下黨員)于當年六月沖破臺灣當局的重重封鎖,冒險偷渡回莆參加閩中游擊隊。離臺時他寫了《讀密扎有感》七言詩一首:“遙天尺壁浩南皋,赤旗依山意志豪。欲振狂飆思繼翮,莫愁夾岸有鯨濤。”登帆船時又賦詩一首:“海天兩望氣如山,漫道征程九折難。敢借天風三萬里,梧棲僻港掛梯帆。”表達了不畏險惡,歸心似箭的心情。之后陳玉樹又多次寫信動員并促成涂傳昌、涂元懌、宋玉水這三位在莒溪有一定影響的進步青年從臺返鄉參加革命工作。解放后這些人都在莆田或泉州有關部門擔任重要的領導職務,為新中國的建設和發展貢獻了他們的智慧和力量。

      為迎接莆田早日解放,陳玉樹和其他黨員先后在各村選送了十多位出身貧苦,思想進步的青年人于七月底去大洋閩中司令部接受游擊隊的軍事訓練。為安全保密起見,采取了分批次送達的辦法。而且都由陳玉樹承擔這項任務。每次都是夜間出發,拂曉到達白沙鄉的澳柄村,按事先約定的秘密方式進行交接。中途都會和東照村的地下黨許玉環同志取得聯系,了解情況確保安全。據還健在的百歲老人涂元如回憶,他和林玉炳兩人就是陳玉樹親自送到東照村爾后轉送至澳柄游擊隊駐地的。那段時間,陳玉樹經常一天要跑上五六十公里的山路,又餓又累還要堅持把任務完成好。

      只要心中有信仰,才能不懼任何生死的考驗。從一九三〇年加入紅色農會到莆田得解放的二十年間,陳玉樹和他的戰友們在白色恐怖和生活極其艱苦的環境中,團結帶領廣大貧苦百姓同偽政權及反動地主惡霸作長期的斗爭。雖然沒有直接上戰場與敵進行腥風血雨的拼殺,但在執行任務時也經歷了多次驚險的生死時刻。其中有一次隨同常太游擊隊長陳喜孫去熨斗橋執行任務,被敵發現追擊,子彈就在身邊頭上嗖嗖地飛過,幸因夜間敵人未上山搜查而脫險。因長期帶領貧苦群眾抗捐抗稅反抓丁,又成為當地反動地主惡霸偽保長的眼中釘。住家房屋瓦片多次被砸成碎片,家畜和生產農具被搶被毀也是經常的事。為躲避敵人的抓捕,陳玉樹和他的戰友們經常在山上的炭窯中過夜。逢年過節需要特別防范。但陳玉樹的家屬李鳳仍然兩次被抓捕毆打。先后被敲詐勒索了六七十個銀元(當時值二十多擔谷子)才釋放回家。就是莆田解放后的一九四九年底,莒溪五個村的偽保長及惡霸還在大溪口樹林里開黑會,討論如何誘騙抓捕陳玉樹等革命者。當然敵人的這個陰謀是注定無法實現的。在這種長期險惡的環境中,陳玉樹和他的戰友們仍堅持對敵斗爭不退卻,不動搖,直至莆田解放。看到成千上萬的群眾敲鑼打鼓,高舉紅旗上街慶祝莆田解放的激動場面。他作為親身經歷者感到十分的高興與欣慰。按照王于潔同志的指示,陳玉樹在自家建立了地下聯絡站,王于潔、鄭金照、潘濤、黃國璋、陳建新、羅迎祥等閩中地下黨的領導人和莆仙兩縣的地下交通員都先后在這里住宿和開展活動。二十多年來他個人無償為革命提供了至少幾十擔的糧食和上山燒炭所得的經費,而且還要經受生與死的考驗,就是因為在黨的教育培養和革命斗爭中,不斷堅定了革命的信仰。有一種強大的精神力量在支撐著他們。紅心向黨,不改初心,不怕艱難困苦,不計個人得失,堅持革命到底。王于潔同志有次開玩笑地對陳玉樹說,你們現在為革命無償提供糧食和經費,可以做個帳本,解放后我會加倍償還的。遺憾的是王于潔、鄭金照、潘濤和羅迎祥這些陳玉樹比較熟悉的領導人以及許多革命先烈沒有看到莆田解放就壯烈犧牲了。他們的流血犧牲,驚天地,泣鬼神。莆田人民永遠緬懷這些為建立新中國而英勇獻身的革命先烈!

      一九五一年十月底在莆田城南中山堂舉行的報告會上,一百多位老區代表和各界人士分享了全國首屆老根據地代表大會的盛況和會議精神。陳玉樹深感能夠進京參加盛會和國慶觀禮,這崇高的榮譽歸功于黨和廣大老區人民,更是莆田人民的光榮與驕傲。這也一直激勵著他在各個崗位上兢兢業業做好本職工作,為革命事業奉獻一生。

      一張不平凡的偉人請柬,體現了黨和領袖對一位普通共產黨員的關懷與深厚的革命情感。昭示著廣大青年人只有跟黨走,聽黨話,投身偉大的社會變革才是唯一正確的成長之路。也揭示了中國共產黨只有緊緊團結和依靠廣大人民群眾,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才能取得一個又一個偉大勝利的歷史真理。

      莒溪水長流,天壺山高聳。在這塊紅色的土地上,廣大人民群眾正在黨的領導下,繼續發揚革命前輩英勇頑強的斗爭精神和優良傳統,為加快振興鄉村步伐,建設美麗富裕文明的社會主義新農村而譜寫嶄新的篇章!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fjptwhw@163.com   聯系QQ:935877638

    国产V片在线播放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