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文史>魚牙頂溯源

    魚牙頂溯源

      □游心華

      “魚牙頂”(又作魚衙頂、魚和頂),僅從地名就能揣測這是一個魚腥熏天的地方。“魚牙頂”始于明,盛于清,直到上世紀70年代它還是仙游城西一帶魚貨和海產品交易市場。

      “魚牙頂”位于鯉城街道十字街和平路(原名魚牙街,1980年更名和平路),東北連勝利路、解放路,西南與仙永公路交接;西南為南北走向,全長不足百米,寬6~7米,1984年改為水泥路,1979年,舊街兩側老房子改建為3~4層磚混建筑。

      魚牙頂得名從何而來?魚牙街市,作為仙游縣城海鮮魚市可以追蹤到明代,那時候城區魚市都集中在西關外拱橋頭和西門兜一帶。后來因為倭寇犯境,縣城相應采取防范措施,對縣城所有進出通道嚴加管制,每天城門延遲開放,由此造成了買賣雙方出入不便,于是海鮮魚市逐漸轉移到城西至南門的中間地帶,形成了新的魚市和“魚牙里”魚市。當時魚牙行棧多由官商及封建把頭壟斷,其商號下公然標明“魚牙官行”。因魚牙行棧信息比其他行業靈通,又倚重官府勢力為保護傘,魚棧一度成為境內市場金融、物價的操縱者。貨幣流通,銀幣、黃金兌換折算率,每日都由魚牙行掛牌公告,昭示各方。就連民間買賣合約字據,亦冠上“以魚牙銀價為準”,官府捐、稅以“魚牙牌”計率。海鮮魚市雄踞市場之首,經營網絡輻射到鄰縣永春、德化、大田等地。據數據表明,高峰時期境內魚貨店、魚攤店多達120家,年銷售量2500噸以上,營業額為90萬銀圓左右。

      仙游三面皆山,而瀕海之地僅東南一隅,“地僻而物貨慳,商旅跡罕至”。據方志稱,明代惠北沙格人率先在仙游城里開設魚牙行棧,為仙游沿海楓亭及惠安、晉江、平潭、福清、長樂等地漁民、魚販經紀、收購、批發、代售魚貨海產品。從此而來,漁牙魚市逐漸發育壯大成為仙游城區海產品交易中心。

      清乾隆三十六年《仙游縣志》里就已出現“半路街市”“魚牙街市”“大坂口市”(俗稱“大坪口市”) “新店市”(即今城西大橋北岸,2001年改名“幸福大橋”)等字眼。2002年新編《鯉城鎮志》里就有這么一段記載:“元代,縣城西門外,商賈集聚,網點遍布,成為縣城商貿中心。境內有東街市、西街市、田埂底街市、半路街市、太平街市、茅亭街市、魚牙街市8個糧貿街市。明代境內三里長街,西出仰照門,商店鱗次櫛比,形成龍星、永正、安懷、鰲峰、臺斗、茅亭、泗州尾等街市,商業活動輻輳四境。”“清末,天地壇成為糧食集貿的主要市場,紙山為山貨牲畜交易地,魚衙頂成為海產品交易地,西門兜成為柴草交易場所。”

      其實城西十字街勝利北路南側還有一個同名的魚市“魚牙巷”(又名魚牙街,俗稱魚牙里,文革期間改名“照耀巷”),巷道對面就是“十一坎店”(與原縣冰糖廠毗鄰),長約60米。據魚牙巷老街坊張明龍先生介紹,他的祖輩都居住在這條巷子里,是魚牙巷的富戶,魚牙巷里原有一個客棧(解放后改編為集體企業,更名“群眾旅社”),客流量多,一年四季生意興隆。魚牙巷北南兩邊立有兩個大門柱,到了夜晚魚市打烊后兩扇大門關閉,禁止外人進入,外地客商一般都住在客棧里。客棧兩層,店面四坎,客房采用木板隔離。客棧后側另設有馬廄,方便貨運旅客騾馬停頓。可惜,八十年代舊城改造時,魚牙巷亦被拆除了,現拓為勝南市場。

      許淑荃先生遺著《仙游工商史上的十大行業》一文曾詳細地記述了魚牙行棧和魚貨店攤的情景,他寫道:我縣因東南臨海,海岸線雖不長,但鄰縣的惠安、莆田漁區,和內地的永春、德化、大田山區,海腥魚貨都不能不在我縣集散貿易。魚牙行棧是民間經紀商,免不了有許多魚攤、魚販賴以補充,構成一大網點,為廣大人群副食品的調劑和補充。魚牙行棧由于經營方式必須聯合集中,購銷批零營業額又大,一年四季每日都有魚腥海味,貨來貨去,市場信息比其他行業靈通,變化大,曾有一段時間成為我縣貨幣金融牌價的操縱者,銀元黃金兌換、折算率。每天都由魚牙行掛牌公告,昭示各方,民間文書契約上乃有“以魚牙銀價為準”的字契據。這說明魚貨行的經濟實力及其影響之大。

      據回憶,我縣魚牙行棧起源甚早,最初集中設在縣城內,即當今的西門兜至拱橋頭一帶,后因魚腥海味都是五更絕早到貨,城門關閉,不便交易,乃遷出西門外,俗稱魚牙頂營業,以后又有幾家在南門外設棧,阻截城西的貨路,城西幾家行棧又設法阻斷魚貨的運輸出路,彼此擠扎、壟斷,后經協商,兩處合并設在城西城南的中間公路旁。修建棧房,集中營業,合伙經營,共十一、二家,自成一街,即今稱“新魚牙”或“魚牙里”。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fjptwhw@163.com   聯系QQ:935877638

    国产V片在线播放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