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旅游>又見石人頭

    又見石人頭

      □林智標  文/圖

    1.jpg

      閑來無事約朋友數人環山區而行,恰逢云霧繚繞,一時興起便再次登臨西苑鳳山石人頭(壘峰巖)。立于高山之巔,俯瞰云海滾涌,恍如仙境,遙看社硎草山風電時隱時現,如夢如幻。又是一場云海奇觀真真切切地在眼前鋪展,自然之美總這樣無私饋贈于人,感念之余思緒之泉汩汩而涌。

      記得那年秋天八個小時的十八股頭野外行走之后,拖著疲憊的身軀艱難登上石人頭,為找尋拍攝“人頭”的最佳位置,執意孤身一人攀爬在幾近垂直的大山上,因為恐高幾乎是貼著山體巖面如蟲子般緩緩挪移,如今回想依然后怕,但克服了慚愧的心理極限后卻感到絲絲縷縷的欣慰。

      那時,艷麗的秋陽已經斜掛在遙遠的山尖之上,暖暖的霞光照射在“人頭”上反射出極其耀眼的金光,沐浴于霞光之中的“人頭”雙目微瞇,顯得十分安閑靜穆。這一刻,大山突然靜了下來,就連原本喜歡嬉鬧的山風也停滯了,眼前一片空茫,凝視泛著金光發亮的巨大“人頭”,竟不知此時身處何處,有一種神的力量須臾間震碎了整個靈魂,這是自然之神故意而為之的吧,讓渺小無知的仰望者猝不及防間暴露出狂躁的面目而無地自容。

      第二次登上石人頭是在山花爛漫的時候,那時鮮艷的映山紅早已笑傲山頭,卻偏偏遇上了濃霧,沉沉濕濕的濃霧把石人頭嚴嚴實實地包裹著,對面不相見,僅聞人語響,更為這座險峻的大山增添了些許不測與兇險,在凸出的尖尖的山脊上小心翼翼地行走感到膽戰心寒。透過偶爾散開的“小霧洞”俯瞰,那何止是萬丈深淵,一陣兒眩暈,膽小的驢友有尖叫的,有嚇哭的,濃霧中氣氛顯得尤為緊張,每個人都變得十分脆弱而又堅強。老驢們無疑成了大山中的英雄,又是鼓勵,又是指點,把膽小的驢友一個一個慢慢攙扶過去,沒有一句感激的話語,濃霧中彌漫著陣陣暖流。

      本以為戶外活動是純粹的體力活動,此刻已真切地感受到“戶外一家親”的魅力,從此“戶外活動”成為一個溫馨又親切的詞兒根植于內心,具體而又抽象,充滿活力卻又十分質樸,我確信戶外活動是把肉體與靈魂一并交給大自然,在與自然的廝磨與碰撞中去感悟生命的本真。有人說,戶外活動是一種魔,碰上了就著魔,我想那一定是看到了生命的本真與自我,看到了靈魂深處的那股清流。也有人說,戶外活動是窮開心,是一種消極的樂子,其實開心樂子本就與財富沒多大必然關聯,那些嗜財如命的家伙未必能真正享受到源于大自然的開心與樂子,開心是一種放下,是成功駕馭欲望后的一種釋然。再看看眼前的云海,雖浩瀚而圣潔,美則美矣,卻來去無常,這么一想突然間覺得世間皆如云煙縹緲,是釋然還是茫然?思緒一時戛然斷流。

      后來多次在社硎草山隔山相望,遠山巍峨連綿狀如屏風,石人頭山上的“人頭”像一塊尚未打磨的寶石鑲嵌在屏風之上,多了幾分神秘色彩。如若天空晴朗,霞光清澈,肅穆的“人頭”又多了幾分清亮與莊嚴。要是云霧繚繞時,定定地盯著“人頭”則似乎聽見白霧流動的聲音,若盯住白霧“人頭”則于縹緲之中多了幾分動感的迷幻,而至于險峻則在眺望中已經蕩然無存,突然就覺得登攀時的膽戰心驚是多么的可笑,靠近,讓事物更加清晰,卻也扭曲了視線,將自己作為參照物去仰望大山絕壁無疑是無限制地渺小化自己。

      登臨叫人震顫,遠眺則如此柔美,“橫看成嶺側成峰”,獨特的地理位置與開闊視野,成就了“石人頭”的觀賞奇趣,一次次攀登,一次次遠眺,不同的距離,不同的視角,都玩出不同的味來,看山是山也罷,看山不是山也好,其實山還是那座山,只是心境不同罷了,于是,夕陽里坐等云起時,或者云起時坐等夕陽,怎么看都兩不厭。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fjptwhw@163.com   聯系QQ:935877638

    国产V片在线播放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