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旅游>莆田“楓”要紅了!

    莆田“楓”要紅了!

      11月7日,立冬。《逸周書·時訓》:“立冬之日,水始冰;又五日,地始凍;又五日,雉入大水為蜃。”古人的智慧立節,果然在11月7日如期顯現——比起6日溫暖煦日的天氣,7日一整天都是灰蒙蒙的天,氣溫降了,起風了,衣物添了。

      走在街頭,行道樹葉像黃蝶飄舞,落在屋頂、倚在墻角、鋪在路面。一陣陣風掠過樹梢,“沙沙”不停;車輪快速卷起的黃葉,也是“沙沙”作響。這是一個周末日,小區里三五個晨練者與買菜歸來的大媽大伯們一碰面就聊上了:“買了些羊排骨,漲價了,但新鮮,今天得吃,補補氣。”“我們北方人,立冬吃餃子,防凍耳!”……“莆田什么地方有楓樹,像北京香山那樣,成片成片的紅?”這一句疑問,讓沉默更多地占據了交流的時間。“市區周邊那些山可能會有,但不知道具體在哪?”“我老家在山里,老屋后的小山上有楓樹,但不是成片的。”“就算有,這時候紅了嗎?”……慢慢地,交流聲又多了起來,但變成更多的疑問和不確切的回答。

      正苦尋新一期《旅游》主題的我,眼前一亮——冬日里,尋楓去,看到“紅”,心更暖。

      第一站  楓葉塘

    1.jpg

      城市里很難見得到楓樹,城郊有山有水的地方說不定有。我詢問了在常太任教的好友楊松波后得知,東圳水庫邊上有個楓葉塘,那里有楓樹,離城里就十公里路程,“不過現在已經封閉了,為了保護莆田‘大水缸’的水質。”

      車行山區公路,半個小時我就趕到“楓葉塘”,但這是指路牌,真正的楓葉塘在綠色防護網保護下的水庫邊上,登高伸脖子也看不見,更別說楓樹。

      明知是周末休息日,但我仍試著撥打“一級保護區護欄管理公示牌”上的環保站電話,希望能被“網開一面”,給個機會進去探尋一番,無人接聽把我“拒絕”了。

      “我去過那里,楓樹不是很多,就幾棵,但比較大。”事后,好友楊老師給我發來以往拍的塘邊楓葉圖片,讓我寬心許多。

      不過在楓葉塘這一段水庫邊上,還是有一些風景值得領略:或在東圳水庫大壩上,或是利車村網格管理站點,從這樣的高處環看庫中的小島、對面的綠林和公路,庫里的水和倒影,大家自己去感受吧!而我喜歡找人小聊幾句,與路邊賣橄欖的村民聊、與正在“涂鴉”作壁畫的李會波聊,還有對突然從樹頭飛過的鳥“呼”一兩聲。

      第二站  天馬山

    2.jpg

      11月8日,中國又一個記者節的日子,仍是休息日。我計劃當天回仙游縣城看望父母并接孩子回莆上學。聽說仙游榜頭天馬山有大片的楓樹林,那就走瀨榜線這條“莆田-仙游”的老路,去天馬山看看楓紅了沒。

      去天馬山的路很好走,也有多條,只不過在分岔口,最好多問一下居民,這樣確保能夠快速到達天馬寺,天馬寺的的山腳下有停車場。

      停車場邊上就有很多楓樹,尤其是剛要爬山的臺階處,就有一棵大楓樹,綠中帶黃。清掃落葉的老伯說還得等一小段日子才會變紅,他現在掃的落葉全是黃葉——一葉三掌的枯黃葉。

      天馬寺就在登階半小時的半山腰處,正要抬步,兩名老者喚住我,說現在有水泥路可以直通寺里,“你不是開車來了,我們一起去。”太棒了,我還得趕在中午前回仙游縣城,這下可省了不少時間和體力。

      有了長者的指引,在村間小道里穿梭了一會兒之后,然后出現了一條新修的盤山水泥路,直達天馬寺邊上的一座現代建筑物。兩位長者先是告訴我進山的路很多處,明顯的就有三處,在瀨榜路邊上都立有“天馬山”(或天馬寺)的碑石,不會走錯的。“但能直達天馬寺的就是這條新修的水泥路。”下山時我順著這條新路直接來到瀨榜路,就在榜頭高速路出口處附近。據說這條路是榜頭某知名紅木企業投資興建的,半山腰處有棟即將建成的梯形“臺階樓”,也是該紅木企業投建的。

      從“臺階樓”到天馬寺順著原先的石階下潛步行幾分鐘就能到。在“臺階樓”的觀景臺,就可把整個仙游縣城盡收眼底:高速路、公路、木蘭溪、橋、高樓、田野等。而此行要尋的楓葉林,就在身邊眼前。只不過楓葉未紅,不細看容易被松、柏等多種植被間植其間而忽略。“我們有句諺語叫‘冬至到,圓子圓;冬至來,楓葉紅’,冬至的時候,楓葉就紅了,整片山就是紅的。”其中一位長者還指了指停車場處的一些新栽植物以及路邊的藤草說,“這些我們也叫不上是什么名,但顏色也帶紅。”我趕緊翻看手機上的日歷表,冬至是是十二月二十一日,還得等上一個多月。

      邊聽邊看,在期待中,我拍了些綠中帶點黃或小紅的楓葉,留住它們積蓄能量、為最后一刻漫山紅沖刺的青澀時光。

      第三站  大蜚山

    3.jpg

      大蜚山是仙游的大屏障、大花園。它從九座山走來,“蜿蜒百里,矗為大蜚、小蜚二峰”,極像一只張開雙翼的鳳凰從遙遠的天外飛臨仙游縣城,鳳凰站立的腳下是那條奔流了上千年的母親河——木蘭溪。我總覺得莆田仙游兩地總有那么多的相似,莆田有鳳凰山,仙游有植被更蔥郁的大蜚山;鳳凰山上有寺、有最美山間旅游公路,仙游也有寺、也有美的路——攔腰的步游大棧道。

      在這條大棧道上,上可遠眺下可俯瞰,又一處把仙游縣城盡覽的好所在。還是好大的一片楓樹林,間現在整個大蜚山上,此時的綠中帶黃,不盡明顯,試想,待到冬至到來時,上下包融的“紅”,一定會讓人喜慶洋洋、暖洋洋。據悉,大蜚山上有 100 來棵經過百年風雨歲月的大古楓,近幾年還不斷新植萬棵楓樹,紅的時節,每天有成百上千游人來此撩“楓”斗“紅”。而冬至后春節前,紅葉飄落,游人更可在瑟瑟寒風中翩舞,感受“醉”美景致。

      紅的時節,一鼓作氣登頂后,讓賞葉者最愜意的就是山頂富洋村里的“仙游扁食”、瑞龍,一碗下肚,內外兼暖,全身發汗有力,酣暢淋漓。晚報記者 岳劍鋒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fjptwhw@163.com   聯系QQ:935877638

    国产V片在线播放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