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旅游>木蘭溪源頭銀山坑探秘

    木蘭溪源頭銀山坑探秘

    1.jpg

    2.jpg

      銀山坑銀礦遺址

      木蘭溪源頭仙游山有十三個風景區,其中,關于銀山坑銀礦遺址的傳說是最具傳奇色彩的,這是一個千年來在源頭最富智慧和哲理的民間故事。那么,仙游山到底有沒有銀礦?帶著這個疑問,記者一行約了仙山村幫山自然村的熱心鄉親林金發帶路,前往銀山坑實地“探險”銀礦遺址。

      銀山坑也稱銀子坑,網絡地圖上標識為銀花山。車子從仙山后墘出發,沿仙山出村公路行駛約兩公里后,往右側去橫硎的支路拐出去。由于山路難行,干脆棄車步行。

      走過約七八百米的整潔山路,便到了目的地銀礦遺址所在的銀山坑。大概是因為我們所走的山路本身海拔就比較高,所以銀山坑山體看起來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高大巍峨。進入銀山坑,山體的路雜草比較多,但以前的舊路仍然依稀可見,走上一條約兩百米并不陡峭的上坡山路,就可見到一處相對平緩的山坡間堆放著一處幾十平方米的土堆,土堆表面看起來有些老舊,但也不是幾百年數千年的那種,應該只有幾十年的歷史。土堆旁有條排水的小溝,小溝的一頭通向一個山洞,一頭通向小山谷。林金發告訴記者,這個土堆旁的山洞就是傳說中的銀礦遺址。

      山洞高約一米五,寬約一米二,長約十一二米,洞后頭有一孔圓形深井,直徑約一米二三,井里填了不少土,有三四根木柱子插在填土上面,感覺填土及木柱子的年代并不久遠。據說,以前的礦井深達百米,如今填過土看起來才十多米深。可能是雨天的時候洞口的雨水有倒灌進洞內的緣故,山洞的地上覆蓋著一層松軟的腐殖土。洞的兩側多是類礦石的石壁,洞的后頭及深井里,大多都是石灰土,洞壁和井壁挖掘的痕跡也都不算很陳舊,看樣子年限也不會太久。洞的后頭向右的一小段有拐彎,拐彎處的上方據說原先有一個通到山頂的“天窗”,后來被人封閉了。在洞的后頭,飛舞著幾只恐怖的蝙蝠,發出“吱吱”的叫聲,似乎在抗議著我們幾個不速之客的到來。

      眼前所見的這個山洞,很難相信這就是傳說中引發南宋朝廷兩度派人前來督查的銀礦遺址。

      據介紹,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曾經有鄉人組織“開采隊”進洞探寶,甚至挖出了銹跡斑斑的國民黨官兵的皮帶銅扣和徽章,還有小部分駭人的骷髏。

      據說,這是一位國民黨連長和一位勤務兵路過當時仙游山的集市后墘時,因身上帶有槍支而遭人暗算,最后被投進那深不見底的礦井筒子滅跡。當時鄉人挖出了很多礦石,送到相關單位去化驗,結果因含量超低而不足以開采,最后作鳥獸散了。也許是因為當時的銀礦被朝廷官兵破壞后,在相當一段時間里,礦址被列為禁地,因而隨著時光的變遷,古代的銀礦遺址早已逐漸淹沒在蒼茫的群山之中,其歷史真相也湮沒在歷史的長河之中了吧。

      話說南宋寧宗年間,時任江西九江府通判的紀用有次回到仙游山老家省親,當時正值盛夏,在一個暴雨后的傍晚,紀用無意中見到西南方向的群山上方有兩根銀柱子般的銀光在那里閃耀,他頓覺那里必有蹊蹺,便逐光而去。趕到銀光閃耀處一看,只見那里山勢奇特,雙峰相偎,主峰雄偉,相對嬌小的輔峰親密地依偎在主峰南側,頗合陰陽之勢。

      九江府礦產資源豐富,紀用在九江府任職期間,對礦產開采多有涉及,所以他憑直覺斷定此山必有銀礦,而且很可能還是傳說中的銀公銀母聯袂寶穴。對銀公銀母聯袂寶穴的開采頗為講究,開采時必須先從銀公的主峰開始,銀母才會相隨到底,如果先開采銀母輔峰,被驚動的銀公就會帶著銀母一起飛走掉。紀用深諳此道,于是,便擇了個吉日,帶領隨從和鄉親從銀公的主峰開始挖掘,結果挖開后發現銀山坑里的銀路像南瓜藤一樣,礦石像南瓜一樣分布在銀路的各個節點,其銀礦石成色十足,屬于上乘銀礦石。

      紀用的父親紀顯是仙游山當地的大善人,紀顯于1159年在仙游山熊宿溪捐建了一座高刀橋,紀顯去世后,高刀橋在一次水災中損毀不輕。紀用在回鄉省親這段日子里,見到仙游山當地鄉親深受天災、苛稅及匪患之害,較之九江府的百姓要苦得多,又在去銀山坑的途中見到高刀橋搖搖欲墜的樣子,心中多有不忍,現在發現了銀礦,遂生出辭官煉銀,秉承父志幫助鄉親脫離于水火生活的念頭。

      紀用辭官后,組織鄉親開始挖礦煉銀,把提煉出來的銀子首先用于加固高刀橋,高刀橋至今還保持完好;然后用于救濟仙游山窮苦的鄉親,連許多因家窮被迫當了土匪的鄉親都被紀用“招安”當了開采銀礦的礦工。他還把相當一部分的銀子用于修路建橋和開荒造田,據說仙游山現在看到的一些古橋和“大丘田”就是當時紀用煉銀時期留下的杰作。

      大概過了三五年,紀用私自組織鄉親開采銀礦的消息最終還是被朝廷知道了,寧宗就下旨派一位姓楊的工部官員下來調查。楊欽差廉潔愛民,他來到仙游山后,發現辭官的紀用把開采出來的銀子大部分都用于救助當地窮困的百姓,于是深受感動,當即如實寫了奏章,并建議皇上不要對紀用追責問罪。就在楊欽差準備啟程回朝復命時,突然因水土不服病倒了,多日不見好轉。楊欽差只好派人先帶奏章回奏朝廷,他自己繼續留在仙游山養病。由于朝廷內部不和,在楊欽差滯留仙游山養病期間,他的政敵便開始羅集罪名準備打擊他。

      經歷楊欽差一事,紀用越發變得謹慎,他秘密指派親信丫鬟分別將銀子保存在七口經過精心改造的古井里。然后再請高人設置了迷魂陣法,這樣一來常人是永遠找不到藏匿在古井里的銀子了。同時,紀用還有意遣散了族親,并把當時已是縣邑庠生的兒子紀蘆安排去了外地。

      不久,楊欽差的政敵向寧宗誣告說紀用在仙游山開采銀礦是為了謀反,派去調查的楊欽差已經被收買了,必須趕緊查處以絕后患。謀反是大事,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寧宗當即下旨,再次派一位姓史的將軍帶兵前往仙游山查辦。這次派去的史欽差正是楊欽差政敵的親信。

      史欽差帶來的官兵,直接包圍了仙游山煉銀的大本營,將在此養病的楊欽差及其隨從,還有在銀礦值守的衙役和煉銀頭領共十七人都抓了起來,不問青紅皂白全部處死。隨后把煉銀的一干人等以及周邊的民眾全都趕到平時堆放礦石的空地上,逼迫鄉親交出紀用和銀子。見到氣氛如此緊張,已經被鄉親保護起來的紀用,意識到史欽差沒有搜到自己和銀子是不會善罷甘休的。為了鄉親們的安全,紀用毅然決然地從藏身處走了出來,高聲對史欽差喊道:“在下紀用,是原九江府通判,這銀礦是在下組織開采的,銀子也是在下藏起來的,所有的責任由在下一人承擔,與他人無干!”說完,他縱身跳進邊上的一口古井。

      史欽差見紀用已死,又搜不到銀子,無法回去交差,便想著繼續開采銀礦。由于紀用在史欽差帶人剛剛踏入仙游山之時,就已得到密報,他第一時間交待手下將銀礦的銀路全部搗毀,使得史欽差的人一直挖不到銀礦石。

      沒有找到銀子,還枉殺了楊欽差一干人等,史欽差剛回到朝廷不久,就受到楊欽差勢力的彈劾,寧宗為了平衡朝臣勢力,也把史欽差斬首示眾,楊欽差和紀用等人的冤案也得到了平反昭雪。

      對于紀用跳井后結局如何,后人眾說紛紜。有人說,紀用當時為了不連累仙游山鄉親,毅然投井自殺,舍身就義;也有人說,紀用早就在井里預設了機關,跳井后從地下秘密通道離開,之后隱姓埋名,遠走他鄉。

      記者在后岐村采訪時,當地鄉親熱心地帶記者一行去后山上指認曾經煉銀的遺址。有個年近花甲的李姓大姐告訴記者,她三四十年前還在那里見過兩個古代煉銀灶臺遺留的煙囪,后來開墾荒地時把煙囪搗毀了,現在已沒有痕跡了。她還在后山上指著煉銀遺址東南方向的山地告訴我,那個地方叫十八斗,就是當年十七個被殺害的楊欽差一干等人和紀用的埋葬處。李大姐的話好像又從另一個側面印證了當年煉銀傳說故事的真實性。

      當然,七口枯井里埋藏的銀子至今還是一個謎。晚報記者  郭清鋒  通訊員  戴玉鎖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fjptwhw@163.com   聯系QQ:935877638

    国产V片在线播放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