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臺
您已經看過
[清空]
    當前位置:莆田文化網>莆田文史>和平發展是硬道理

    和平發展是硬道理

      □林勁松

      《宋史》說:“張浚視師江淮,茂良言:‘本朝御敵,景德之勝, 本于能斷;靖康之禍,在于致疑。愿仰法景德之斷,勿為靖康之疑。 ’ 除監察御史。”(《龔茂良傳》)

      “張浚視師江淮”,即隆興元年(1163)五月,宋孝宗不聽周圍大臣的勸諫,一意孤 行,悍然發動了“先發制人”的北伐戰爭。十二日,張浚渡江視師。 李顯忠自濠梁渡淮,收復靈壁,首戰告捷。十六日收復宿州。《續 資治通鑒》卷第一百三十八說:“捷聞,帝手書勞張浚曰:‘近日邊 報,中外鼓舞,十年來無此克捷。’” 但是,一星期后即二十三日,面對金軍強大攻勢,李顯忠連夜 棄城逃跑。次日,金兵“追至符離,宋師大潰,赴水死者不可勝計。 金人乘勝,斬首四千余級,獲甲三萬。于是,宋之軍資殆盡。”

      在歷史發展關鍵時刻,龔茂良站出來,認真總結宋朝歷史經驗,上了奏章,請求宋孝宗效法宋真宗親征,走和平發展之路,得到采納,出任檢察御史。

      “景德之勝”即 1004 年(宋真宗景德元年),遼蕭太后與遼圣 宗親率大軍南下,深入宋境;宋真宗親征,至澶州督戰。宋軍堅守 遼軍背后的城鎮,又在澶州城下射殺遼將蕭撻覽;遼害怕腹背受敵, 提出和議。宋真宗當機立斷,派人和遼談判,于十二月訂立和約, 規定宋每年送給遼歲幣銀 10 萬兩、絹 20 萬匹。此后宋、遼之間百 馀年間不再有大規模的戰事,禮尚往來,通使殷勤;遼朝邊地發生 饑荒,宋朝也會派人在邊境賑濟,宋真宗崩逝消息傳來,遼圣宗“集 蕃漢大臣舉哀,后妃以下皆為沾涕”。

      龔茂良的決策,宋孝宗僅僅采納了一些,就大見效,加強戰備, 注意發展社會經濟;對于談判,不是妥協而是據理力爭,到次年十二月十六日甚至于還頒布詔書,派遣王抃出使金國,到談判桌上照章辦事。《續資治通鑒》說:“制曰:‘比遣王抃,遠抵穎濱,正皇帝之稱,為叔侄之國,歲幣減十萬之數,地界如紹興之時。憐彼此之無辜,約叛亡之不遣,可使歸正之人,咸起寧居之心……’ ” 比宋高宗時口氣硬了。

      結果呢,據《宋史》的《孝宗紀》記載,王抃出使金國,據理力爭,按宋孝宗的指令辦事:1,由原來的君臣關系改變為叔侄關系,皇帝之稱正了;2,改歲貢為歲幣,由銀二十五萬兩、絹二十五萬匹減為銀二十萬兩、絹二十萬匹,歲幣減十萬之數實現了;3, 地界如紹興之時;4,約叛亡之不遣,讓他們安居樂業。所以正月 十七日,“以王抃使金有勞,加五官,抃由是見知于帝”。

      之所以乾道盟約比紹興前進了一步,是因為和平發展是硬道理。1141年宋金紹興盟約簽訂,長達15年的戰爭終于結束了。那時所以宋向金稱臣,是因為宋高宗忍辱負重,認識到爭取和平發展比什么都重要,只要中國南北方經濟得到恢復和發展,他愿意這樣做。僅僅經過了23年,乾道元年(1164)盟約就發生了可喜的變化,宋不再向金稱臣了。所以,和平發展是硬道理,宋高宗忍辱負重精神值得肯定。

      與此同時也說明,宋金戰爭的過程也是金不斷接受宋化的過程。初開始,金比較不文明,到了后來就把宋朝的先進文化全部學到手,并通過談判的方式解決領土等一系列有爭議的問題。1141年紹興和議簽訂以后,宋金雙方開始了以榷場為主要形式的交換活動,金以泗、壽、穎、蔡、唐、鄧、風翔府、秦州、鞏州、以及密州膠西縣等處置場,進行貿易活動管理。

      喬幼梅先生在《宋金貿易中爭奪銅幣的斗爭》中說:“據《大金國志》記載,金國榷場之法與南宋完全一樣,即‘商人貨千以下者,十人為保,留其貨之半在場,以其半赴南邊榷場貿易。俟得南貨回,復易其半以往。大商悉拘之,以俟南賈之來’。(《歷史研究》1982年第四期)這就是說,把商人分為小商和大商,一百貫以下為小商,十人為保,可以分批到南宋榷場貿易;一百貫以上則是大商,一律不準過界,單等南宋商人前來貿易”。這樣做是為了謀求北方社會經濟的恢復和發展,爭取得到更多銅幣。這是其一。

      二是規定征稅交銅錢。喬幼梅先生說:“襄陽榷場的情況就是最好的說明:‘每客人一名入北界交易,其北界先收錢一貫三百,方聽入榷場,所將貨物又有稅錢及宿舍之用,并須現錢,大約一人往彼交易,非將現錢三貫不可,歲月計之,走失現錢何可紀極!’可見,通過課稅,金又吸收了大批南宋銅錢。”

      三是以短佰吸引銅錢。宋以七十七、七十五為佰,金在大定十年(1170)以七十為佰,后來在與宋人貿易中,六十為佰還為高,往往有以“一二十數當佰者”。這就是說,因為對外貿易缺乏銅錢,貨幣升值到了驚人程度。這樣,自然而然會吸引宋人前往貿易。

      四是壓低物價,套購銅錢。宋不缺鹽,但是價格高,金則壓低價格,向邊界地區傾銷,大獲其利。

      金的另一個優勢是絹。宋朝中期,青齊河朔是著名的產絹區。一是產量多,號稱“河北衣被天下”;二是質量好,與蜀錦并列為頭等產品。由于產量多,價格便宜,宋商求之不得,自然而然為之推銷。從中可以看到,在宋金并存時期,王安石變法,后繼有人。扶植商業,實行農工商并重,通過雙方貿易往來,體現出來。

      凡此種種說明,宋金紹興盟約簽訂以后金統治者,特別是金世宗,為恢復和發展社會經濟,是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的,并且收到了效果。例如河北絹,原來是優勢,但是宋金戰爭中,中原地區是重災區。戰爭結束后,能夠打出品牌優勢,是很不容易的。商業,北方也有優勢,東京曾經是世界上最為繁榮的城市,就說明了這一點。宋銅錢北流,說明金對南北貿易十分重視,有創業精神,說到做到。繼金世宗之后,宋人發動的幾次北伐戰爭都一一失敗了,說明金世宗改革是全方位的,并且后繼有人。

      金世宗雖然是金統治者,但是,他的改革也有利于南方社會經濟文化的發展。吸引銅錢是為了恢復和發展北方對外貿易,并沒有滅宋的念頭,所以,南方商人也喜歡去北方做生意,為北方社會經濟文化發展做出重要貢獻。這就是說,在今天,研究宋金并存時代歷史,如果是站在第三者角度去欣賞,去認識,去評價,那就會有許多新的收獲。

      而且,金世宗還能尊重盟友的意見,宋孝宗建設性四點意見他都一一采納了,使新的盟約付諸于施行,宋金關系進入了一個新時期,宋朝也因此迎來了乾道中興。這是來之不易的成就。

      但是,相比之下,在北方,金世宗改革順利進行;在南方,宋孝宗中興卻大打折扣,國內主戰派勢力十分強大,足以動搖他的統治,1163年北伐戰爭和后來龔茂良之死都說明了這一點。究其原因,理論學習受到理學等派別干擾和破壞,正確理論上不了,國家機器無法正常運轉。所以,這是我們研究宋朝歷史時必須注意的地方。

      《歷史研究》1982年第四期喬幼梅先生的文章說:“由于宋在經濟上文化上居當時世界文明的最前列,因而在國際貿易中具有重要的地位,它的銅錢成為海外諸國喜用的通貨,有的國家,‘得中國錢,分庫貯藏,以為鎮國之寶。故入蕃者非銅錢不往,而蕃貨亦非銅錢不售’。因此,銅錢大量地‘滲漏’外流。”“南宋銅錢的北流,更遠遠超過了流向日本和海南諸國。”(《宋金貿易中爭奪銅幣的斗爭》)在這里,作者通過新的視野,充分肯定了宋代中國的世界地位,有著獨到的見解。所以,歷史研究也要找竅門,用絕招。王安石變法,幾百年是是非非說不清,但是,喬先生卻用普普通通的方孔錢,一錘定音。所以,學習和研究歷史,不能老是停留在一種思維上,只知道司馬光是怎么說的,后來的朱熹又是怎么說的,那是遠遠不夠的。我們既然要學習和研究歷史,那就要廣闊視野,多聽多了解,參考各種各樣的研究方法,做到多多益善。

      而且熙寧新政,威力無比,后來蒙古人聯宋滅金,入主中原,又被宋化了,扶植商業,實行農工商并重,成為了不可動搖的經濟政策,元代的對外貿易繼往開來,再創輝煌。所以,在歷史上,王安石變法不是失敗了,而是不斷取得勝利,碩果累累,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顯示出無比的優越性。

    莆田文化網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郵箱:fjptwhw@163.com   聯系QQ:935877638

    国产V片在线播放免费